创造新组合——广东工业设计城的重大贡献

 

  伟大的经济学家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在他许多年之前所发现的规律至今依然颠扑不破。美籍奥地利裔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在一百年前所著的《经济发展理论》中提出,经济发展的动力是创新,而创新的灵魂是企业家。在熊彼特看来,创新一共有5种方式。前4种分别是:制造新产品、采用新技术、开拓新市场、开发新资源。而第5种——我认为是根本的一种——是生产方式的新组合。按照今天的话说,前4种是“从1到N”,而第5种则是“从0到1”。

  由此来看广东工业设计城6年来的发展就会发现:广东工业设计城重要的成就之一就是孵化出了这种新组合。我们以宏翼设计公司所设计的新产品“干衣架”为例,这个产品从创意到量产一共经过了三大步骤:

  第一步,概念:宏翼公司从商务人士在宾馆里洗过衬衣之后难以晾干这个问题出发,提出了一个干衣架的概念。并且做了一个模型来示意。当他们和制造企业讨论合作的时候,提出一个5万元的价格,但制造企业只愿意出两万元买他们的概念。宏翼公司没有牵就这个压价,而是决定把这个概念变成一个原形。于是开始了第二步。

  第二步,原型:为了把这个概念在物理上实现,宏翼公司就要花费十倍于概念阶段的投入,做成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样品,也就是原型。公司就要组织除设计师之外,还要包括工程师的团队,大家一起投入研发。做出一个干衣架样品。拿到了这样一个样品,宏翼公司再找到制造企业,这一次他们出价20万,可是制造企业只愿意出5万元来买他们的原型。这就逼得宏翼公司进入了第三步。

  第三步,量产:为了把干衣架样品实现大规模批量化生产推向市场,公司需要花百倍于概念阶段的投入。这个时候不仅要组织设计师、工程师,还要组织市场人员、认证人员和专利人员,以及流水线上的品质管理人员。这个时候当初的制造企业愿意出价一百万来买宏翼这项专利技术了。而宏翼已经不会再出卖了。

  由此我们就看到了一个“鲤鱼跃龙门”的过程。一个设计师,一个设计企业,在概念,原型和量产三个阶段里,分别要投入1:10:100三种不同的资源,同时也要冒1:1:100三种不同量级的风险。一旦成功就会获得1:10:100三种不同的回报。而在这三个不同阶段里,设计师扮演了三种不同角色:概念提供者、原型提供者和全产业链的组织者。在第一阶段,设计师与制造企业的关系属于传统的关系,他们同属于传统“顺德制造”中的一个环节,制造企业压设计师的价,设计师之间相互压价;在第二个阶段中,制造企业依然主导,但与设计师已经建立了协商共享的关系;而在第三个阶段,制造企业与设计机构的关系完全颠覆,由设计师主导整个全产业链,制造企业现在要到设计师这里来争取订单了。这样,加工制造产业生态中就出现了一种新人类:这种人是以技术创新为导向,重新整合从制造到市场的全部产业资源。这就是熊彼特所说的“新的产业组合”的出现。而这种新产业组合与传统的产业组合(也就是“中国制造”)相比,是从生产导向转向了创新导向。这种创新导向的生产组合犹如一条鲇鱼,一头扎进了一潭死水的鱼塘,搅动了原来集体无意识的生产组合,倒逼着大家走向创新导向的道路。

  如今在顺德北滘,制造企业家与设计交朋友是常见的事,企业家们到设计城来听讲座,找灵感也是常有的事。进入新世纪,恰恰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企业家与新一代企业家交接棒的时候,广东工业设计城的出现正当其时,把创新导向的理念有力地播洒在这片加工制造业的沃土。不少设计师都对设计城心怀感恩,因为在一个大转型的时代里,由政府出手搭建平台,创造出这样的一个令设计师可以脱颖而出的环境,成就了创新的“灵魂”。

  今天在广东工业设计城,上百家的设计机构基本上脱离了以卖图纸为生的第一阶段,而能够走上宏翼这样第三阶段道路的,大约有五六家。据说马云曾经讲过,创业的成功机率也就是在5%左右,但是为了让这5%脱颖而出,就需要一个激励百分之百的人投入创业的环境。五年来广东工业设计城就创造了一个百分之百设计师可以投入创业的土壤。而他们中间尽管只有5%的人“鲤鱼跃龙门”,但其他95%的设计机构,也都走上了从概念到原型的关键一步。

  广东工业设计城自开办六年以来做出了许多成绩,有力地支持和服务了本地的制造企业;引进的设计理念影响了顺德和北滘的产业氛围;为广东全省制造业的提升安装了一个发动机。更为重要的是,为中国制造业如何转型升级开展了一项具有说服力的试验:这就是创造条件孵化出一群新的“灵魂人物”,他们以设计为先导建起新的产业组合,以创新驱动的方式推动制造业的升级。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工业设计城 » 创造新组合——广东工业设计城的重大贡献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