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设计园”到“设计城”

工业制造的土壤,一直在悄悄改变

 

题记:

        我们以为年华会停顿

        盛宴将永无尽头

        但是

        这只是妄想

        一切都悄悄在变

 

        在由“北滘工业设计园”变身“顺德工业设计园”的基础上,园区很快“由园化城”,挂上了广东工业设计城的牌子。这一蝶变,令社会各界大吃一惊。

        更名背后,是园区取得的一系列成绩,也意味着社会各界对工业设计引领作用的逐步明晰。

       “由园化城”背后,有着怎样的发展逻辑?

 

这一切悄悄在变

        《未来30年的中国梦》一书作者认为,正在改变的,不仅仅是广东工业设计城,其背后的土壤,正在悄悄发生着改变。

        首先,是制造企业的观念之变。

        曾几何时,中国的制造企业片面追求着规模的扩大,但随着市场走入“蓝海”,“有质量的增长”成为行业发展共识,否则,摊子铺得越大,越难转型。

        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对“有质量的增长”进行了形象概括,如果换一种方式表达,那么就是,打造“高收益企业”。为什么?因为无论是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还是面临经济萧条,高收益都是一道天然屏障,一种抵抗力。稻盛和夫对此这样论述道:

        “高收益可以降低企业的盈亏平衡点。高收益是一种‘抵抗力’,使企业在萧条的形势中照样能站稳脚跟,就是说企业即使因萧条而减少了销售额,也不至于陷入亏损。同时,高收益又是一种‘持久力’,高收益企业有多年积累的、丰厚的内部留存,即使萧条期很长,企业长期没有盈利,也依然承受得住。”

        比如稻盛和夫创建的京瓷集团,之所以在50年创建历程中从未出现亏损,就是因为该公司高度重视“销售利润率”这一指标,并强调“没有10%的销售利润率,就算不上真正的经营。”

        但是,企业高收益体质的打造,绝非凭空得来。“微笑曲线”的两端——研发和设计,都对这种体质的打造具有积极效果。通过设计独一无二、超越消费者期望的产品,企业就拥有了定价权,销售利润率随之提高。著名的跨国公司苹果通过一流的设计与一流的技术相结合,使IPHONE的利润率高达70%。可以说,设计在高收益体质打造过程中的作用,不言自明。

        其次,是城市发展的观念之变。

        城市,是生产生活的载体,是人流的聚集地。城市化,也是我国现发展阶段的重要主题。上海世博会的口号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也体现了我国城市发展观念的改变。城市发展,必须与环境保护,与人居环境提升,与居民幸福指数提升结合起来。忽视可持续发展因素,仅凭大干快上追求短期利益的发展方式,已被逐步摒弃。这意味着,工业制造靠规模取胜,铺大饼式的增长方式并非发展主流。唯有借助工业设计打造精品,才是未来城市的发展方向。

        再者,设计企业的职能也在悄悄改变。

        在顺德设计产业发展初期,许多公司都属创业性质,它们为求生存,在接单时并不计较,也没有实力和大企业进行谈判。往往以极为低廉的价格,为制造企业实现“设计外包”。但随着设计附加值在产品价值链中地位的提升,优秀的设计与平庸设计之间的差别,已经一目了然。企业愿意为设计支付的价码,也水涨船高。与此同时,一批小型设计公司随着行业潮涨潮退而快速成长,具备了规模和很强的设计能力,这也使得它们的产业地位提升,对自身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制造企业之变、城市发展之变、设计企业之变“三管齐下”的情况下,一个顺德工业设计园,已经承载不了产业的变化,时代的要求。因此,蝶变是形势需求,发展必然。同时,在广东工业设计城的基础上,一系列产业大动作随之展开。

 

工业制造的文化牌

        顺德制造以前是卖功能,但现在,勇敢打出了向“卖文化”转型的第一张牌。

        随着消费能力的提升,市场对产品的关注点不再限于质量和功能,“文化含金量”成为重要的衡量指标。广东工业设计城有关负责人邵继民举例说,如果把LV手提袋的商标撕下来,就卖不了多少钱。这说明消费者购买的不是那几块面料,而是其中蕴含的“文化”。“文化”对产品价值的提升,是几何级的。

        顺德年工业产值超过5000亿元,生产的多为家电、家具等轻工业产品,直接面对消费者。美的空调、格兰仕微波炉、万和热水器、科龙冰箱、乐从家具,在全国各地都随处可见。将文化内涵注入这些产品,将为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

        比如动漫,就可以成为顺德制造试水文化创意的第一张牌。为什么?邵继民表示,动漫形象家喻户晓、亲和力强,最容易导进工业产品的设计和生产。在获得一些经验后,第二张牌、第三牌可以很快打出去。因为中国有5000年历史,背后可以挖掘的东西有很多。

        据了解,像红楼文化、水浒文化、西游文化、儒家文化、墨家文化等,都有学者开展专门的研究,但研究方向偏重于学术和理论,比如为《红楼梦》出场人物排家谱、数辈分,时代气息不够。邵继民表示,这些文化完全可以移植进产品,潜移默化走进我们的生活。这样在开冰箱,吹空调,翻衣柜时,我们都可以受到文化的熏陶,从中得到精神的愉悦与享受。此外,这对小朋友从小接触传统文化具有启蒙作用。

         专家认为,文化的注入,恰如为工业产品画龙点睛,增加其产品附加值,提升企业的定价能力和竞争优势。

         但是在顺德,虽有李小龙等元素可供深入挖掘,但顺德的文化基因并不强大,一流的商业模式,需要将最好的资源整合到一起。顺德制造企业需要加强合作意识,和最有创造力的文化资源强强合作,实现文化与工业产品的无缝对接。

         “做文化不是贴不干胶,文化与产品的融合不能流于表面,而要在造型和功能中有所体现。”邵继民认为,文化与制造的衔接,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一蹴而就。目前,广东工业设计城引进了一批高端的动漫资源,今后还将引入更多文化资源,促使其落地、生根,缩短其与顺德制造的磨合期。此外,一流的设计师资源,也是沟通文化与制造的纽带。

        有关专家认为,打通文化资源、设计资源与制造资源的合作通路,也即完善“文化+设计+制造”的三加工模式,将是顺企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发展方向。

        其实,“顺德制造”已经站到了十字路口,不注重文化导入、工业设计的产品将会逐渐沦为二三流产品,在市场的残酷竞争中,随时有被淘汰的风险。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工业设计城 » 从“设计园”到“设计城”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