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设计塑造“智造大国”

 

       去年,一款利用物联网技术,可以根据水量提醒对方喝水的情侣杯热销上千万个,刷新了零售业一个不小的奇迹。一个巧妙的设计给一个原本稳定的市场带来了惊人的变化,这就是工业设计的力量。可是现实中,这样的成功却是凤毛麟角。国内不少制造企业设计上的投入很少,对于工业设计的理解更是有限,这也使得国内的工业设计企业艰难前行。

       “连生存下去都困难,更不要谈创意产业与制造业的融合。”崔丽君是伯昂咨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这些天她一直忙于走访北京市海淀区里的文创企业,目的是给区政府做一个有关创新创意人才的专项调研,以协助政府制定相关的扶持政策。崔丽君告诉记者,整个海淀区大概有几十家设计公司,大多处于起步阶段,发展艰难。

       格物者就是一家从车库咖啡中的一个沙发发展起来的设计企业。短短2年时间,这家企业终于在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创业园里拥有了2间办公室。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中能够走到今天,在公司总经理许方雷看来已属幸运。“传统企业大多抱有这样的心态,怕创新带来风险,不愿在设计上加大投入,我们更多是做一些迎合客户的中庸设计服务。”许方雷说。

       当格物者这样一些创业公司还处在彷徨的“青春期”时,一些“老江湖”已经学会了主动“找饭吃”。“不管是企业还是设计公司,对于工业设计的理解还是不够深,企业没有这种意识,我们有义务去影响他们。”潜龙工业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杨伟强表示,改变还是从我们自身开始,不管是技术还是模式创新,都要有一些成功的案例去展示给企业,企业才愿意合作。“我们以前设计一个产品,直接送到企业,不用担风险,由企业来担;但现在如果你敢担风险,收益会更大。”

       美的集团生活电器事业部总监姚远和国内外设计公司打了多年交道,他指出:“相对好的公司多是从升级策略、未来产品的机会点去做,而国内常规设计公司更偏重一些具体项目,短期的投入项目。”

       实际上,随着市场对工业设计理解的提高,简单的产品设计已经很难满足企业的需求。目前,工业设计已经从初期简单的产品外观设计,向产品策略设计和品牌设计等综合设计服务转变。

       在广东顺德,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经过5年多的发展,顺德从一个设计输入的地方变成了一个设计输出的地方,广东工业设计城也一举成为我国最有影响力的工业设计主题园区。

       5年前,顺德高端的工业设计主要靠韩国、日本,低端的靠深圳,简单的外形设计就是本土的设计工作室来做。现在,顺德有100多家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设计企业,有1000多名设计师,不仅能够为顺德的制造企业提供创新的设计,还有50%的设计能为深圳以外的地区提供,甚至20%为国际客户提供。

       顺德成功的秘诀就在于“扶持”。“工业设计在我国刚起步,要为设计企业发展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广东工业设计城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邵继民告诉记者,在设计城建设过程中,我们结合设计企业轻资产、高智力特点,引进专业管理团队,为设计企业发展建立了包括市场交易、金融、知识产权保护、教育培训、共性技术实验室和品牌建设6大公共服务平台,每年各级政府用于扶持广东工业设计城项目研发资金超过2000万元,环境改造、配套设施建设超过1亿元。

       由于设计企业是轻资产生产性服务行业,从硬实力上说的确难以和制造企业抗衡,设计城搭建的服务平台极大提升了中小设计企业的研发创新设计能力和品牌形象,增强了制造和设计相互理解,许多设计企业明显感觉到制造企业对设计的认知度提高了,合作关系也有明显改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工业设计城 » 工业设计塑造“智造大国”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