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设计为顺德制造插上创新翅膀

顺德以“设计+制造”为主体的产业融合创新聚变,支撑制造业往“微笑曲线”高端延伸

 工业设计就像变魔法,能把灰姑娘般的工业产品变成白富美;

工业设计不再只是制造业的附属,而是成为一个行业,甚至是一个产业;

顺德工业设计发展被认为是中国工业设计发展的一个缩影。在此背后,是以“设计+制造”为主体的产业融合创新聚变。如今,工业设计正在推动传统制造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支撑制造业往“微笑曲线”高端延伸,让“设计顺德”成为顺德新名片,建设成全国工业设计高地,成为顺德从制造大区迈向制造强区的新引擎。

 

变革 当传统制造插上设计创新“翅膀”

这周,在设计行业深耕了16年的潜龙设计进行了一场每半年一次的“内部PK”。项目与项目间的直接较量,通过专业评审、总监及项目经理、设计师及工程师、新人评审四个环节,选出了“最佳价值推广奖”。用潜龙设计总经理尹晓丽的话来说,就是通过“品牌、产品、服务”一体化设计,帮助创业者实现创新创业的梦想,从而实现自我价值。

“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柳冠中认为,中国工业设计发展目前处于企业化阶段,这个阶段的主战场是企业,要让设计与当地的产业深层次合作,让企业发挥作用。

以顺德为圆心的1小时经济圈内有2万多家企业,2万亿元的工业产值,要想从“微笑曲线”的谷底走出,需要工业设计的支撑。据宏翼设计创始人卢刚亮统计,工业设计企业以创新为核心价值,可以极大地提升产品的溢价,净利润基本在20%以上。

这样的理念已经助推了不少传统企业的先知先觉者开展商业模式的创新。例如,美的集团以开放式创新成功孵化出一系列领先产品的落地;科凡家居以“设计+智慧产业链”,融合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打造N 2C家居生态圈;嘉腾机器人通过“设计+智能物流”斩获创客中国大赛企业组一等奖,并成功打开欧洲市场。

 

集聚  越来越多设计师向顺德靠拢

2012年12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其中一站就在广东工业设计城。当了解到设计城现有设计师近800名之后,习近平寄望“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这里有8000位设计师”。

卢刚亮认为这是企业发展的另一个机遇。作为一名从业人员,他这样理解这次“寄望”:总书记准确抓住了工业发展的进程的方向,希望能有更多的设计人才为制造业转型升级作出贡献。

最直观的变化是人才结构。宏翼设计从最初的3个人团队,发展成为一家近200人规模的公司;研发专利超200项,公司业绩也从2014年的200多万直线上涨,今年预计将超过1.5个亿。

9年前,这家公司的设计师多半只有专科学历,如今则已有多名硕士研究生学历的设计人才,本科学历的大多是二本以上的学校毕业,“有了人才的支撑,企业才有长远发展的可能。”卢刚亮毫不讳言:公司的设计水平和规模不亚于广深等一线城市。

而对于工业设计热潮的来临,广东工业设计城相关负责人井春英则有另一种感受:“请进来”比“走出去”的机会更多了。

在设计城内的展厅有这样一组数据:2011年设计城接待500批次,2013年2000批次,2016年达到3160批次;人数也从2011年的10000人,上涨到2016年的43000人。

作为广东工业设计的重要“据点”,广东工业设计城汇聚了众多各类高层次人才。目前,设计城已聚集来自国内外250多家优秀创新设计企业,共汇聚了设计研发人员超过8100名。

过去,工业设计城所处的北滘三洪奇片区是名副其实的老工业区,不仅有庞大的美的微波炉工厂矗立于此,还有不少家具、制鞋等中小企业星罗棋布。每天上下班时间,都能看见一群穿着工装的工人开着摩托车往来如织。

如今,每天出入工业设计城的大多是年轻的白领,由设计衍生出强大辐射能力的特色公共服务产业,形成以园区聚纳的新人群。

 

转型  不仅仅是企业还要创造新的产业

在工业设计蓬勃发展的进程中,越来越多的设计师意识到,工业设计不再只是制造业的附属,而真正成为一个行业,甚至足以打造成一个产业。

2014年,卢刚亮的师弟蔡先浩离开老东家,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公司的起步与宏翼类似,整合一批设计师,为生产企业提供设计服务。

蔡先浩将这种合作模式称为“一锤子买卖”,以完成项目作为结算,日子虽然过得还算安生,但却十分纠结。

作为服务型公司,设计产品必须听从客户的意愿,免不了常常要遇到设计方案被否决的情况。后来,蔡先浩想了个办法,接单后,一般会给客户提供3~5个设计方案,自己最满意的那个往往结合了时尚特色,花费最多的心思。

可出现的新问题是,客户考虑到开发风险,往往会选择最平庸的方案,“越用心的方案越容易被埋没”。蔡先浩纠结:设计师都是有情怀的,设计出来的产品都希望能够进入市场,到达消费者的手中。

为了实现这一愿望,越来越多的设计公司转型从事产品生产,建立自己的生产销售部门,并创建自己的品牌。蔡先浩初步完成了这样的转型,其研发制造的一款灭蚊器,就在推出当年成为爆款。

卢刚亮走得更远。他与合伙人对公司进行了集团化运行,先后投资孵化宏翼设计、Smart Frog卡蛙、如果科技、宏翼制造基地、翼品言华子公司,完成了工业设计服务、家电创新产品平台、家居创新产品平台、制造中心、品牌市场营销服务的生态链条布局。

据他分析,“过去传统制造业靠压低成本来争得市场优势,而工业设计只是产业链中的一环,似乎地位并不很高。但如果以工业设计为主导,将产业链上下游资源整合在一起进行再分配,这样的价值会更大。”

根据中国工业设计协会统计,中国工业设计服务产值已经达3500亿元,设计成果转化产值超过21万亿元,年增长率高达25%。

在柳冠中的理解中,中国工业设计的第三和第四个阶段是社会化和战略化。“中国工业设计的主战场不仅仅是企业,还是社会,要创造新的产业,再把工业设计作为战略资源”。

 

趋势  视野要国际化操作却要本土化

工业设计关键是要能够解决实际的社会问题。这样的设计产品在工业设计城内比比皆是。

空气小精灵。作为一款空气净化器,其外形时尚,能够准确检测出空气中的有害气体。该产品获得了德国工业设计红点奖、iF奖两大国际奖。

科学喂养冲奶机。可满足不同奶粉品牌差异化冲调配比,并定温、定量加热冲奶所需热水。

老人智能浴缸。具备按摩、水温加热、自动消毒等功能,还提供影音享受服务,已成为海外市场的宠儿。

以创新驱动新兴产品,成为工业设计企业的一个显著特征,一大批知识产权诞生于广东工业设计城内。

数据显示,目前广东工业设计城拥有发明专利和授权专利3191项,创新设计产品转化率近85%,累计设计服务收入近30亿元,2017年荣获国内外设计大奖21项,为珠三角乃至全国的制造业提供了丰富的创新设计资源。

以创新研发为驱动的工业设计企业,属于轻资产的生产型服务业,产出惊人。在业内人士看来,工业设计就像变魔法,能把灰姑娘般的工业产品变成白富美。广东工业设计协会的数据显示,受调查企业利润的40%来自工业设计。

“超以象外,得其圜中。”要发展中国工业策略,实现工业设计的战略化发展。柳冠中认为,关键在于开放,要培育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专业设计机构、国际知名的工业设计大师和有世界影响力的设计品牌。

在广东工业设计城内,设计交流确实在日趋国际化。两年前,潜龙设计就开展了国际交流,引进了来自德国、西班牙的设计师。该公司总经理尹晓丽介绍,欧洲设计师是在读的研究生,派驻到公司里开展工作,两年的时间对公司团队成长帮助非常大。

“近距离的交流能够更好地理解两国文化的差异,更有利于为出口欧洲的企业设计出符合当地消费需求的产品。”她举例,潜龙与本地一家铝合金门窗企业有合作关系,其产品出口到欧洲国家,在做产品设计的时候,欧洲设计师就提醒,欧洲气温普遍比较低,门窗的尺寸都做得比较小。

工业设计既要做到视野国际化,又要做到操作本土化,让高大上的理念得以真正落地。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工业设计城 » 工业设计为顺德制造插上创新翅膀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