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园区路在何方三问“顺德标准”

 

编制方揭示制订国内首份工业设计园建设地方标准的动因

 

设计园区路在何方三问“顺德标准”

 设计图建设规范出台前,广东工业设计城已成全国设计行业的高地,吸引众多企业前来参观学习。

 

     近日,由广东工业设计城发展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质量技术监督标准与编码所共同编制的“省级标准”——《工业设计(创意)产业园建设规范》正式获批,该标准规定了工业设计产业园的分类、产业导向、规划布局、土地利用、基础设施建设要求、环境建设要求、配套平台建设要求等(本报于9月30日A8版已作专题报道)。由于是国内首次制定的工业设计园建设方面的地方标准,因此,报道出街后随即引起巨大反响。

  业界普遍认为,此标准将改变省内甚至国内工业设计产业园区粗放式发展局面,而更为重要的是,规范化的园区将带动工业设计产业的发展,也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跳板”。而为了让读者进一步了解该标准的内涵,本期我们尝试以“三问”的角度对该标准的制定作更深入的剖析。

 

     一问:

     广东工业设计城为何主动挑起建标准的“担子”?

     作为标准起草者之一,广东工业设计城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邵继民坦言,他们最初想到要建标准的灵感来自制造业。“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这个在制造业内的共识同样适用于工业设计园区。”邵继民说,广东工业设计城虽不是省内最早的设计园区,也不是政府资源投入最多的园区,但是,其专业性早已备受认可。因此,他们也希望借助标准的发布让广东工业设计城成为国内工业设计园区的一个“范本”。“这同时也是对设计城品牌的维护与再提升,将倒逼设计城再发展。”

     而据记者了解,《工业设计(创意)产业园建设规范》在吸收了国内其他工业设计园区成功经验的同时,也把广东工业设计城自身的成功经验融入了其中。例如对引进产业的要求,对共性技术研发平台、成果转化服务平台、人才引进与培训服务平台、品牌推介平台、金融服务平台等五大配套平台建设的建议等。

     去年底,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就曾到访广东工业设计城,在离开之前,他提出了“希望我下次再来的时候这里能有8000名设计师”这样的殷切期望。“这句话对广东工业设计城上下人员触动极大”,邵继民说,吸引8000名设计师到这里,并不是简单的办公区域的拓展,而是要有一个承载和支撑的平台。而标准的建立,其实也是为我们建设这种承载力提供指引。

     邵继民对记者说,广东工业设计城将力争在5年内实现总书记的期盼,其间,将通过与世界接轨、与国际同步实现这一目标。在与世界接轨上,设计城目前已与瑞典、德国等国家的知名设计企业展开合作;在与国际同步上,则是把原先控制在外国人手里的设计环节回归到本土的设计师手里,同时通过设计的神奇力量让中国企业在世界分工上摒弃产品制造“搬运工”的角色,转而成为创新能力的输出者,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

 

     二问:

     设计园区标准化的必要性在哪里?

     据该标准的两个编制单位介绍,工业设计园区之所以急需一个标准路径,在于其目前发展的散与乱,“大家都一窝蜂去建,却不知道如何建。”

     顺德区质量技术监督局标准与编码所副所长郭天宇透露,为了制定《工业设计(创意)产业园建设规范》标准,起草工作小组走南闯北,既走访了京津冀、长三角等地的工业设计园,也到过珠三角的其他园区参观过。其间,发现了一些发展壮大中园区里所存在的问题,例如,现有的部分园区过多引入了一些非工业设计的企业入驻,导致了本色的丧失,最后导致整个园区变调,“当然,要有非工业设计企业入驻,但是要控制好比例。”

  相关资料也介绍,自2004年我国首个工业设计园在无锡成立后,江苏、上海、深圳、厦门、重庆、顺德等地都先后成立了工业设计园,但由于政府对这些园区的建设缺少了一个可衡量、可检测的标准,设计园区的发展也陷入了无规律可循的境地,部分设计园区的发展甚至偏离了当初的愿景。

     “挂着工业设计园的‘幌子’,却招进了租金更高的商业企业,最终导致商业过多,工业设计特色不强。”邵继民认为,这是很多设计园区发展“走调”的原因。

     因此,《工业设计(创意)产业园建设规范》对工业设计企业有了明确的界定,并强调了“园区的产业定位与当地产业的关联和协调性”,以确保其不脱离当地经济和产业结构;同时,对设计园区建设提出了淘汰机制,即“对引领、提升、培育产业作用明显的设计园区应进行扶持,反之,则应限期整改或者淘汰”。

  郭天宇说,标准发布后,将能够作为现有的工业设计园的运营指导,也能在新工业设计园审批时,作为审批部门的借鉴资料。有利于为各省、市、地区建设各具特色的工业设计园提供设计建设依据,促进各地产业的升级和经济的发展。

 

     三问:

     工业设计产业的发展非要园区带动不可?

     “工业设计产业的发展并非需要园区带动不可,只是,我们认为,这种发展模式更为适合目前国内工业设计产业的状况。”在邵继民看来,目前国内工业设计产业有如初生的婴儿,需要特定的氛围、环境让它能更好地生长。

     “为什么我们叫了30多年的工业设计,其产业态势在最近五六年才迅速膨胀呢?因为在五六年前是很少有工业设计园区冒出来的。”邵继民说,通过工业设计园区的建设来培育工业设计产业,这是国内工业设计产业发展的一个特色。“就像一个婴儿,初生期要有一个特定的环境让他成长,如果这个时候把他放在大风大浪中,是一种摧残。”他认为,国内的工业设计产业底子薄,起步晚,就如同初生的婴儿,过早地让他与世界顶尖工业设计高手过招,很容易被扼杀。因此,在他们还不具备独立闯荡市场的条件下,由政府集中资源为他们建立一个园区的平台,让他们在一定的市场竞争下成长,这对早期的产业培育是有利的。

     郭天宇说,这种发展模式的优点其实在广东工业设计城中得到了印证。“比如工业设计园需要更加注重园区文化、人文氛围,园内需要有一些适合工业设计人员的休闲娱乐设施,这些设施会影响到园区的设计氛围。”他说,广东工业设计城也是在不断努力营造好的氛围,以更好地激发设计师的灵感。

     邵继民还认为,如果中国在最近10年期间不迅速培养出自己的设计力量的话,将来的工业设计行业又将沦为制造业一样高附加值、核心技术部分始终在外国人手里,而设计园区就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培育载体。“就如同好的学校培育出优秀的学生一样,高标准的设计园区也可孕育高素质的设计企业。”因此,标准的出台就是为了日后建设更多高标准的设计园区作铺垫。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工业设计城 » 设计园区路在何方三问“顺德标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