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设计”出海记

 

顺德军团在国际设计舞台的抢眼表现,演绎了大卫与歌利亚的现代版本
 

“顺德设计”出海记

观展情景。

 

“顺德设计”出海记

国外设计师谈观展感受。

 

“顺德设计”出海记

在广东工业设计城举行的招待酒会上,设计师们正在亲切交谈。

 

“顺德设计”出海记

参展学生郑宝华和她的作品―――刚柔椅

 

【题解】大卫和歌利亚

        《圣经》里大卫击败腓力士巨人歌利亚的故事,在西方国家被广为传诵。当以色列军队看到巨人哥利亚的威猛雄姿时,个个丧胆寒心,不敢应战。这时候,身形瘦小的牧童大卫刚好来到军营,探望当兵的哥哥。当看到哥利亚气焰嚣张时,就主动向国王请缨,上阵杀敌。他不带战衣,不带大刀,凭借一个石头发射器和五块石头,最终打败了歌利亚。

        这个故事的一个现实启迪是,看起来弱小的人,未必真的弱小。看起来强大的人,也未必真正强大。

        在国际大型展会中,全球顶尖人才同场竞技,却经常有“黑马”半路杀出,就是这一故事的现代演绎。

        威廉·奈特,伦敦设计节连续7年的设计总监,英国最有影响的20位设计人物之一。在世界顶级展会——英国百分百设计展上出现的每个参展商和每件展品,都必须得到他的认可。

        在展会即将落幕时,奈特说:“从整体效果上,广东工业设计城在国际展区的表现是数一数二的。”

        这一评价,震惊了世界设计领域的同行,也令首次出海的“顺德代表团”诚惶诚恐。要知道,展会里的竞技对手,要么是国家展区,要么是世界级的巨型公司。

        因果律是一条普遍适用的定律。也就是说,任何情况的发生,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昨日,记者连线位于英国的广东工业设计城参展团队,以图呈现参展背后的更多故事。

 

国家级表现

        英国时间9月19日至22日,百分百设计展在伦敦举行,并吸引了影响全球设计产业的近万名业界人士参加。

        本次展会因“挑剔的苛刻”而闻名,所有参展商及参展作品,都必须接受“评审团”的多轮筛选,甚至会出现报选数十件展品,却全部落榜的情况。因此,部分国家只能整合最顶端的设计资源,以国家的名义集体参展。而国际大公司如奔驰等,也必须精心准备,才能获得一个展位。

        令人惊讶的是,以顺德设计力量为主体的广东工业设计城参展团,却意外地收获了国际关注,成为展会的“黑马”和“明星”。

        “你们是中国最老牌的设计产业园区吗?”一位德国设计师问。

        “麻烦你重复一遍,这件作品,真的是一个学生设计的吗?”一位英国设计师问。

        “如果我要去中国开拓业务,一定来广东找你们。”一家设计企业的CEO表示。

        据展区设计总监陈浩博介绍,由他接待,明确表示要来广东工业设计城参观,甚至想要将分公司开进来的企业或机构,一共有13家。

        对于顺德军团的抢眼表现,BBC中文网、国际在线等媒体都进行了报道,并吸引人民网、搜狐、新浪、和讯网、华商网等媒体进行转载。英国最大华文报刊《英中时报》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该报称:“‘广东工业设计城’成为首个登上在世界设计领域具有风向标地位的设计贸易舞台的中国国家级工业设计园区。”

        陈浩博说,“工业设计园区”与“国家级”其实是2个“中国式概念”,“设计园区”在国外极其少见,而“国家级”的概念,他也向记者解释了很长时间。

        也许尚未完全理解,但是,通过对展品的观察和对设计师的采访,《英中时报》记者还是将这两个概念成功拼接到一起。

 

新势力

        在参展之前,有一个作品选送的环节。为增加亮相作品数量,顺德参展团决定选送20多件最拿得出手的作品。这其中,好几件作品来自广州美院的学生。拿学生作品和世界顶尖设计师同场竞技,是不是太冒险,能否过得了评委这一关?这一做法曾经在小圈子内引发争议。

        虽然在论资排辈的传统行业,“30岁之前没有杰出人才”的观点颇为盛行,但在评审团的眼中,“英雄出少年”却是设计界的普遍规律。最终入围的9件作品中,5件出自广州美院的年轻毕业生或学生,另外4件,2件出自日本设计大师喜多俊之之手。

        而从现场情况看,吸引人气最多的恰是这五件“学生作品”,甚至超过了喜多俊之的大师级作品。比如,广州美院毕业生谢泽龙的作品“回椅”前,甚至出现了设计师排队参观的难得景象。回椅的独特造型,蕴含着中国古人对宇宙的朴素理解,而人机工程学原理的应用,皮革和铜金属材料的选用,使得椅子坐上去非常舒适。

        一位设计专家对此评价说:“年轻人的脑海和笔端,诞生出世界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挑战权威、突破固有模式,是这些80后、90后新锐设计师的信念和标签,虽然这种标签,或许带有某种贬义。”

        有人说,中国与世界发达国家在设计领域的差距,至少有几十年,但是这种差距,或许更多存在于观念层面。有一个观点可供借鉴:“让年轻人放胆去干,又何妨?”

 

接轨国际

        这是广东设计打进国际市场的契机吗?陈浩博介绍说,很多来参加展会的人,实际上是“职业买手”。他们背后有一整套的生产流水线和销售渠道。只要是他们认可的创意,不出几个月,就可以变身各大卖场里炙手可热的产品。

        这些学生们的“稚嫩”作品,能够出现在世界各大卖场吗?这个问题并不能简单作答。但是,观察与创意产业同属知识经济的IT产业,或许能找到另一个探讨角度。IT产业两家最具标杆意义的公司,均诞生在车库里,诞生在几个年轻人的努力之下。

        被美国政府命名为硅谷诞生地的“标杆”,居然是一个小车库。当时,两位年轻的发明家休利特和帕卡德,以手边仅有的538美元,怀着对未来技术发展的美好憧憬和发明创造的激情,打算创建一家技术公司。通过投硬币的方式,该公司得到了一个名字——惠普。当时,休利特26岁,帕卡德27岁。

        目前全球市值最大的苹果公司,也诞生在一个车库之中。当时,乔布斯21岁,他的搭档沃兹尼亚克26岁。

        在广东设计产业里崭露头角的年轻人力量,不容小觑。

        在80后设计师陈浩博看来,“顺德设计”出海带来的现实机遇,是不言而喻的。由于各种原因,国内设计师在国际舞台上可供亮相的平台并不多,这次意外受到认可,可激发设计师群体的职业自信。此外,作品受到认可本身,也说明了这些设计的国际竞争力。

        此外,不少机构和个人向广东工业设计城伸出了橄榄枝,如果他们来广东开设工作室,将为广东的产业转型升级注入新的活力。他们带来的新思潮,也会对中国既有的设计理念形成冲击,从而促进文化的开放和包容。

 

非常规发展

        展会期间,“顺德代表团”举办了酒会,在没有接到邀请的情况下,一些设计界的大腕居然不请自来。

        英国时间9月22日,撤展期间,本次展会的设计总监奈特问:“你们明年还来不来?是否会组成更大的阵容,带来更多更吸引人的作品?”

        一句寒暄式的关切,代表了国际设计大师的肯定和认可。从起初被安排在一个偏僻角落,再到被转移至黄金位置,再到奈特的这一问,陈浩博说,团队的9个月付出,已经完全得到了回报。

        “顺德设计”的初次亮相,为何会获得国际关注?在记者看来,广东工业设计和顺德工业设计,实际上正在经历一个非常规的发展阶段,萌芽期尚未过去,就迅速进入黄金发展期。其面临的各种新形势、新情况,是不能用常理加以判断的。

        一位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支持,他说:“所谓创意产业,难道不就是突破传统、摆脱桎梏的产业吗?如果以常规思路来揣度其发展规律,那还能算创意产业吗?”

        广东工业设计协会秘书长胡启志则认为,“创造好的设计生态来推动整个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体现以人为本的设计观念,这就是广东省工业设计协会应该做的事情,也是国内设计组织应该做的事情”。

        在这条非常规发展之路上,政府可以做哪些事情,行业协会可以做哪些事情,企业自身和各大院校,又可以做哪些事情?或许值得更深一步的探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工业设计城 » “顺德设计”出海记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