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设计的方式“预测未末”

 

广东工业设计城刮起“设计思维”旋风

 

  “设计思维”作为新兴的一种思维工具,最初由斯坦福大学在美国提出,迅速在硅谷受到广泛欢迎。9月的《哈佛商业评论》以“设计思维演进”为题介绍了“让设计成为战略”的方法论。

 

  如何将不断涌现的错综问题,转化成为新的突破性机遇?或许我们可以像设计产品一样,设计思维,换一个角度看创意。

  理想的情况是,设计驱动创新,创新激发设计。市场正变得越来越有创意。而在广东工业设计城内,这股“设计思维”旋风正盛。越来越多的企业掌门人、设计师,都开始谈论“设计思维”,从更高的角度综合把握科技、商业和人文需求,以“设计未来”的方式“预测未来”。

  人性关怀和创意迸发是设计思维的核心,本期的《顺德设计》从5位园区设计师的设计思维出发,以此为切入点,以期为管理者、设计师带来一些观点碰撞。

 

  脑洞大开

  作为一名设计师,素养是很重要的,审美的高低是个重要的起点,这是一名设计师的底蕴,其他的只是技能,可以依靠短期培训来加强,而审美这是一个较为长期的工作,我的方法就是“脑洞大开”,多看多想,疯狂吸纳,充分理解产品设计理念和作者的创作思维,然后把大脑当做图书馆,把看到的优秀作品整理、分类、贮存。这个图书馆大脑的形状是漏斗形的,需要的时候我们只是倒出一粒。不能因为丰富变得模棱两可,踌躇不定。——家居设计师冯雯

 

  权衡理性与感性

  艺术设计的价值在于作者的情感的表达与技巧的表现,渴望得到他人的认可和掌声,而商业设计的价值注重于产品研究与用户体验,理念不再是设计师本身的思想,而是产品了,这就要求设计师们要有一个理性的头脑思维来配合自身感性的表现去工作。多看互联网产品,多面对面接触用户群体是一个值得挑战的冒险,有时候使你大开眼界,甚至一不小心毁了三观,但我们还是要听他们的。——界面设计师欧阳师煜

 

  戴着枷锁跳舞

  做UI设计是围绕产品与用户的一项工作,一个产品设计的表现风格,用什么颜色,什么字体,怎样布局受诸多因素影响,其中最重要的是行业特性与产品理念,用户的心理与审美习惯,设计流行趋势也是很重要的。

  有时候甚至是老板与客户的一厢情愿就决定了产品的设计走向。在诸多影响因素的作用下,设计师的创作多少会受到限制,但在我看来,这是一件好事,在有限的受限空间里面做设计,才更有意义,这使我们的目标更明确,定位更精准,立场更坚定。——UI设计师林文宇

 

  因舍而得

  现在看到的设计变得越来越简单了,商业信息化的膨胀急切地需要设计师摒弃某些视觉设计元素来腾出位置,工作与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人们也无暇顾及那些多余的干扰,扁平化风格丢掉了光影与体积的表现与变化,它是这个时代的胜者。我们也必须懂得少即是多的道理,用最精炼的视觉元素去表达最精确的产品信息即可。——设计师Ben Wang

 

  有胆有识

  记得小时候学画画,老师就让我们不怕画错,大胆下笔。创作的过程往往使人迷惑,好多朋友做设计刚开始没有思路或者做到一半就觉得这样不好看,那样不如意,就放弃了。一来“大胆下笔”很重要,设计师必须要有一份创作勇气。

  其次光有“胆”还不够,我们必须要有“识”,不管是造型、色彩、排版,他们都讲究一个关系和步骤,之所以困惑我认为一来是因为没有全局思维,一叶障目;二来是因为没有理解好每个视觉元素之间的关系,比如基础的黄金比例,形式美法等,把握好关系,有时调整一个细节,就可以使一个黯然失色的作品画龙点睛。——结构设计师Janet

 

  记者手记

  设计思维:创新?创新!

  《哈佛商业评论》近期对1500名CEO进行的调查实验表明,创造力在未来的“领导能力”中高居榜首,创新能够对公司和组织的健康运转和未来发展起到决定性作用,推动产业革新,创造巨大财富。

然而在中国,在组织中推行创新似乎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人几千年来传统观念中一直奉行着成王败寇的金科玉律,人们渴望成功,拒绝失败,对创新要承担的风险会持更加保守的态度,更加缺乏创新的动力。

  但我们也必须看到,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成熟,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全球竞争者,廉价商品将毫无悬念地使企业利润率下降,如果还是依赖于价格或销售进行竞争,那么除了尽力压低成本和扩大销售之外,公司将没有别的出路。因此,虽然要作出创新性的改变需要消耗大量时间、空间、人力资源,也要承担创新失败的风险,但这是公司成长和繁荣的必由之路。在这个意义上,设计思维或许可以给正在上下求索的我们带来一丝光亮。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工业设计城 » 以设计的方式“预测未末”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