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大时代

快速变革的社会,为工业设计企业打开了“造梦空间”

 

        眼下,顺德的工业设计企业达数百家,在制造业急剧变革的时代,设计企业也在以出乎意料的速度激荡整合。可以看到,分化的趋势相当明显,强者愈强,弱者趋弱,但反转的情况也时常发生。以年营业额为单一指标,部分企业保持着20%以上的复合增长,部分企业似乎陷入“增长陷阱”,业绩提升缓慢。

        设计企业整合外部资源颇为给力,潜龙设计已经和研究机构、消费者、金融机构等建立了广泛的联系,新动作层出不穷。设计企业在商业模式上的探索令人赞赏,宏翼设计等众多公司开始做产品,并且和电商广泛合作。广东工业设计城还冒出一些为中小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的“企业医生”,如翼联合。设计企业开始有意识地搭建管理新平台,靠创新管理突破既有短板,如东方麦田。

        国内经济似乎增长开始乏力,在“合理区间”内上下震荡,但表面的冷寂,掩盖不了人口结构、经济结构、城市结构的快速转换。一场洗牌般的大变局,势必对身处其中的工业设计企业带来重大影响。

        我国经济进入“攻坚期”。但过去的发展,我们已基本完成工业化、信息化,以及基础设施的超现代化。规模生产平台、互联网、便捷交通,将是经济运行的2.0载体。

   

        “一老一小”隐藏大商机

        中国在急速变化。首要的原因,是这个国家的组成者——国民在快速变化。我们在变老。按照常识,一对夫妻平均生2个孩子,人口及结构才会在长期上保持稳定。但我国的生育率经历了很大的变动,先高后低,据统计,现在一对夫妻平均生1.2个孩子,这带来了老龄化。万科副总裁毛大庆表示,未来20年,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将达到4亿人,另外还有2.7亿的未成年人和残疾人等,也就是说,我国将出现7亿人抚养6.7亿人的状况。

        老年人和未成年人市场,将成为工业设计大有用武之地的战场。4亿人的老人市场,2亿多人的未成年市场,这当然是巨大的蛋糕。更为重要的是,老人和未成年人都特别需要人性化的考虑和关怀,这就特别需要工业设计。广东工业设计城早就有企业嗅出了其中的商机。比如永爱养老公司就在物色100亩地做养老产业总部基地,誓言在该领域大干一场。潜龙设计也成立了母婴喂养研究中心,准备在这个市场发力。

   

        城市带的变迁

        在城市化过程中,我国形成了一系列城市带和城市群。其中尤以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首都城市群最为瞩目。最近,李克强总理强调了长江经济带。这些城市群、城市带集聚了主要的人才、医疗、教育资源,从而产生了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通过人口集聚和资源集聚带来的发展,在国际上并不鲜见。美国大纽约区、五大湖区、大洛杉矶三大城市群的GDP占全美份额的67%。日本大东京区、阪神区、名古屋区三大城市群的GDP占全日本的70%以上。学者金岩石认为,这是一种趋势。我国35个主要城市约占全国50%GDP,北上广深占15%,预计10年之后,这两个数字将刷新为65%和25%。

        有些城市会因为人才的集聚、产业的进化、城市化的进展、政务环境的改善而成功,有些城市会因为人才的流失、产业生态环境的恶化而衰落。人口快速迁徙,这一进程也在加快。

        另外,有一个因素,中国的人口素质、民众启蒙水平在提高。一方面,互联网加快了人们启蒙的进程;另一方面,我国大专及以上学历的人口为1.2亿,且这一数值每年都在刷新。更高的教育水平带来了人们对生活品质的向往,人口集聚的城市为高品质生活营造了更多可能,这里面有许多工业设计可以发威的机会。

    

        大消费时代

        由于众多复杂交织的原因,我国经济增长长期以来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众所周知,投资高潮过后,就会渐趋平淡,依赖出口也并非长久之计。但长期制约消费的两个因素——民众可支配收入不高,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体系不完善正在逐步改变。据专家测算,在2013年,我国人均GDP接近7000美元。如果把目光拉长,人均GDP以6%递增,那么截至2035年,每人每年将创造2.5万美元的财富。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将达到1万美元以上。另外一方面,我国正逐步建立一个可以“兜底”的社会保障体系,让广大群众敢于消费。

        大消费时代,无疑将在各个领域刺激工业设计的发展。大到城市、游乐园、建筑、汽车的设计,小到水杯、戒指、礼品的设计,都需要融入工业设计元素。而拥抱这样的积极变化,将能让工业设计公司庙算于高堂,提前在“风口”做好准备。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东工业设计城 » 逐梦大时代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